不要和人有太深的羁绊,每日重复一遍。除非你自己不想活了。

Zeige Konversation

虽然我真的生气。一个个扮什么圣母,搞笑。

Zeige Konversation

Xs 十二害怕我发现她连微博都不玩了 终于玩了以后连头像昵称也不敢改 她怎么知道我现在还对她感兴趣?她不知道,哪怕是现在还会听GEM的歌,还会偶尔使用她用过的一些句式,都只是我把世界当作材料为我所用罢了。后来,我再也没有哪怕一丝一毫怀念我们给彼此当朋友的时光。因为现在我分得清敌友。
他会不会依然害怕我找他麻烦?会不会依然觉得我不肯放过他呢?我对所有这一切的评价都是:自以为是。我比我想象的还要无情,所以我不会再理会这样的误解。

翻了翻日记。其实我的自我蛮坚固的,一致性也很强,从头到尾我都在说着一样的话,差别只是在于我不再说给别人听了。我说实话,但不再说真话。
今天心中警钟大作,有个声音对我说“要对自己诚实”。这学期回来以后我的确做了很多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让自己进入恒常,学会生存,不要被轻易折断。所以不断地给自己和人相处的机会,不断地适应与外界有所联结的生活,为了驱散心底的恐惧。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终究是自我麻痹。我努力地听他讲课,努力地和Y做朋友,努力地像她一样正常地提起Gls。我努力地假装自己和低年级小孩在一起时没有隔膜,假装我的经历都不存在。我很努力、很努力地做这一切,每天正常生活,没有情绪。即使有,也被虚构成困意,恨意,爱意,任其如山倒般来去,默不作声。但其实我不爱,不恨,也没那么多困的时候,我拼命地掩盖渴望,只是为了失去的时候不疼。
我渐渐变成了我最讨厌的那种人。我也开始变得不敢看真相。
今天很想要问问自己:就这样吗?这就是你最终的选择了吗?这样活下去吗?

今天听他别扭地提醒大家天冷加衣服,以及接地气的电影片段,恍然间觉得一切都平凡异常,从不知道第几周他的话顺畅地进入耳朵里,听着他讲着和当年一样的话,那一刻觉得我的确错的离谱。平凡的人类终究因为是人类而平凡,学历,地位,资质,禀赋,一切的一切都可以镀金,然而我从来都不是在这些高逼格的世俗里感受到有什么可以超越平庸的。可也的确感受过了,尽管已经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遥远。假期跟Y去唱歌,认识GEM的新歌。上帝一直在重复着,“爱里没有惧怕。”可是在人间的爱里,我感受过彻骨的寒意,终于知道那爱本该流落在时间之外。我终于放它一步步退居世界之外。在那样的爱里,我已经见过了神明。

在又一个泄气的缝隙里看到桌面黄始木眉毛微皱垂眼凝思的神情感到猛地一震,仿佛飞机平稳着陆时那一瞬的巨响。这一刻我再次觉得,我什么也不需要,只要我足够地好,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我什么也不需要。

不知道是和Y经历过反复确认朋友关系的种种以后终于可以比别人多一点点信任了还是怎么样 又或者实在是习惯了 我已经不再害怕在她面前暴露无知 却也不再抵触从她那里接收新东西 我现在的世界四四方方地规整得很 愈发清晰的边界让我渐渐有了选择的能力 像经历过滤最终汇聚到一处的容器 我觉得很好 这让我觉得安全

远远一声惊雷又映照回那个全身酸软却徒劳地坐在图书馆加微信打招呼的下午 无论中间何种颠簸 终究还是要像现在这样窝在宿舍的小角落里整理论述题 当时看书的印记在脑海四处散落 没办法抹除 没办法假设它没有存在过 却有办法经过它 却知道终将经过它 任窗外暴雨倾盆

哈哈哈哈哈哈哈 问Y明天去自习吗 恍然间好像又听见了他在电话里莫名其妙那一句“你就放过我吧” 当年我分明没有逼他 但是他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 他是对的 他是对的 所以你能不能放过他们啊!本来都是没有关系的人啊!
我是个疯子 但我的确早就这么想了 我真的好想、好想斩断一切关联 我希望我没有需求 我希望我一无所有

让我的生命只剩下生存吧!!!我不在乎!我要变成机器才行!否则怎么活下去啊!!!

Zeige Konversation

笑死 现在听五月天我全都听不懂了 他感慨的冲动的逝去 感慨的只剩下“生存” 其实我全部都不在意 我有什么资格刺破爱的面纱呢 我有什么资格叩问自我为何物呢 我有什么资格多愁善感呢 我太傻了

……………实在是不理解这两天我在纠结什么玩意…………???。
清醒点,清醒点!!!

我真的可以留下最少的痕迹吗,真的吗,我实在是没有力气将活过的印记伸手抹除了。反正都无所谓。

Zeige Konversation

今天得知新消息的时候真的非常想要大哭,如果一开始就是错的,那么无论怎么样都会绕回到同一种结局,搬东西加生理期的疲惫和身体酸痛终于在这一刻重新找回我,做核酸回来才恍然大悟今天是十月一号啊。一年了。明明是那么恶心的事,我为什么还要像当年一样结绳记事。有时候我看着这个世界上的好多人,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应该是没有时间对自己讨债的吧,否则要怎么撑下去啊,要怎么每发生一件事情桌子慢慢倾斜了还要努力保持平衡。我分明一件也不想面对。原来不是啊,原来不是努力地成为别人才能活下去,而是努力地把自己当成别人,才勉强能过下去。

至于为什么想要他们离开,因为我对人的善意只能表现为不忍,是宁愿忘掉而不愿意恨。我可以利用其他的恨意帮我度过我的生活,利用我摆脱不掉的恨意,而尽可能地不要把更多人卷进来,仅此而已。

Zeige Konversation

不过如果是前几年的我,应该会很开心吧,毕竟以前我那么地想要成为Y的朋友。好像明白了我的终生课题就是让自己远离一些“实现”或者说“得到”,因为越是得到,无意义感就越是一次一次地漫过我。就知道我不会改变,因而得到无意义,什么都无意义。所以只能以退却掩盖真相,建立屏障,不让恶心的感觉翻上来——靠这样活着。

Zeige Konversation

算了,恨就好了。不讨好,不和所恨的站到一边去,只要这样就够了。只要我还恨着,我就还会活着。

Zeige Konversation

后来不止一次想起L主任在我对面凉薄地讲不存在“成为”这回事,很想笑这果真是我的剧本,又想不断地告诉自己上天本无意都是人类想太多。可是我一直都知道。当然,我知道。可是有什么办法啊。我都知道。

Zeige Konversation

还是仍旧希望Y可以离开我的生活,尽管今天这一切也都是我一手造就的结果。差别只是在于我可以表演,可以演下去,反正活着本来也是如此。现在想来,还好没和他维持长久的关系,否则最终的结果一定是我毁掉我自己,一定是的。我现在甚至有点觉得那本来就是我迫切想要达到的结局。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为了得到,我的眼睛早已穿透了虚假,知道无论什么也不值得得到。Anything.

Ältere anzeigen
MastodonTech.de

Mastodon ist ein soziales Netzwerk. Es basiert auf offenen Web-Protokollen und freier, quelloffener Software. Es ist dezentral (so wie E-Mail!).